首页 > 军事 > 正文

军报:坚持战斗力标准 必须着眼国家安全新挑战
2014-05-09 00:00: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习主席主持中央军委工作以来,高度重视我军战斗力建设,明确指出要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强调要把...

  习主席主持中央军委工作以来,高度重视我军战斗力建设,明确指出要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强调要把战斗力标准贯彻到军队建设全过程和各方面。习主席这一重要思想,是从军队根本职能要求出发,着眼世界军事发展和我国安全环境变化,为全面提高我军战斗力、确保我军“能打仗、打胜仗”,向全军提出的重大战略要求,对于加快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确保国家安全与发展,实现中国梦、强军梦,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坚持战斗力标准,必须立足军队根本职能

  习主席指出:“强调战斗力标准,是有效履行我军根本职能的要求”“虽然我军在不同时期担负的具体任务不同,但作为战斗队的根本职能始终没有改变”。我军自建军以来,担负的职能任务经历了四个不断发展的历史时期。第一个时期始于我军建军之初。1929年毛泽东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把我军的职能任务定为“战斗队、工作队、生产队”。第二个时期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党中央、中央军委把我军职能任务定位为“我军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坚强柱石,肩负着保卫社会主义祖国、保卫四化建设的光荣使命”。第三个时期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党中央、中央军委把我军职能任务定位为“军队要更好地担负起保卫国家领土、领空、领海主权和海洋权益,维护祖国统一和安全的神圣使命”。第四个时期始于2004年,党中央、中央军委把我军职能任务定位为“为党巩固执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证。为维护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提供坚强的安全保障。为国家利益的拓展提供有力的战略支撑。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回顾我军职能任务的发展历程可以清楚地看出,尽管经历了由战争年代向和平时期的转变,尽管国家安全威胁的形态不断变化,但有一条始终没有改变,这就是我军始终强调以过硬的军事能力为党、国家和人民提供坚强有力的安全保障,始终以提高战斗力为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习主席关于战斗力标准的重要论述,正是基于历史与时代的高度提出来的,深刻揭示了军队根本属性,是对军队职能任务本质规律的深刻把握。

  坚持战斗力标准,必须着眼国家安全新挑战

  习主席指出,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重要战略机遇期的内涵和条件发生新的变化。全军要深刻认识军队在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坚持把国家主权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今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良好的环境和条件,但安全问题的综合性、复杂性、多变性进一步增强,呈现出“四个交织”的复杂态势:生存安全威胁与发展安全威胁相交织、军事安全形势与其他安全形势相交织、现实安全威胁与潜在安全威胁相交织、国内安全问题与国际安全问题相交织。国家安全的内涵和外延不断拓展,逐步从“国家主权安全”拓展为“国家利益安全”,从“三维空间安全”拓展到“多维空间安全”。国家和军队面临着抵御外部势力战略围堵、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保护海洋权益和战略通道、维护政治稳定和社会稳定、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等艰巨任务。因此,必须按照习主席的要求,充分认清国家安全形势的复杂性和严峻性,强化随时准备打仗的思想,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发的高度戒备态势,确保党中央、中央军委一声令下,能够上得去、打得赢。

  坚持战斗力标准,必须紧跟世界军事发展步伐

  战斗力标准具有动态性和对抗性特征。动态性决定了不同战争形态战斗力标准完全不同;对抗性决定了战斗力标准的比较系必须是横向的,即必须以世界军事发展为基本参照。党的十八大把“世界新军事变革”改为“世界新军事革命”,虽一字之改,但意义重大。这是我们党对世界军事发展大势作出的全新战略判断,明确而郑重地警示全军:世界军事发展步伐加快、形势紧迫而逼人。世界各主要国家都在拼抢新的战略制高点,以新一轮科技创新和理论创新为先导,以武器装备高度信息化为基础,以信息化人才建设为核心,以体制结构革命性改造为支撑,加快构建新型军事体系。现代战争随之呈现出“信息主导、全维作战、体系对抗、网天决胜”的鲜明特征。

  目前,我军处于机械化任务尚未完成又需要努力实现信息化的特殊阶段,与世界军事强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对此,习主席深刻指出:“在这场世界新军事革命大潮中,军事上的落后一旦形成,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将是致命的。”人们不会忘记,当年清王朝错过了军事变革的大好机遇,当洋人打进国门时,我们的祖先上演了一场大刀长矛对洋枪洋炮的历史悲剧。今天,世界新军事革命大潮再次扑面而来,只有紧紧抓住战斗力标准这个基线,才能紧紧跟上世界军事发展步伐,才能真正牢牢掌握未来战争的主动权。

  坚持战斗力标准,必须以军事斗争准备为龙头

  和平时期坚持战斗力标准,必须有明确的军事斗争准备作为指向。对此,习主席强调:“必须坚持军事斗争准备的龙头地位不动摇、扭住核心军事能力建设不放松,加大工作力度,努力把军事斗争准备提高到一个新水平。”

  在当前国家安全形势日益复杂的情况下,必须坚持军事斗争这个保底手段。中华民族历史上多次收复失地或实现统一,没有一次是和平谈判谈出来的,都是以武力或以武力为后盾解决的。因此,必须按照习主席的要求,使全军始终保持常备不懈、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战备状态。

  做好付出代价赢得军事斗争胜利的准备。习主席强调:“要立足最困难、最复杂情况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对于中国军队来说,想不付出代价就赢得未来可能发生的硬碰硬的战争,就想解决重大的战略性难题,只能说是理论上和战略上的幼稚。我们必须立足最复杂、最困难、最严峻的情况,做好付出重大牺牲和代价去赢得胜利的准备。

  越不想打仗越要准备打仗。习主席强调:“我们不希望打仗,但只有我们有准备、有强大军事力量、有打赢能力,才能从战略上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加强军事斗争准备,必须按照习主席的要求,推动信息化建设加速发展,扎实抓好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大力发展高新技术武器装备,加快全面建设现代后勤步伐,加强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培养,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把军事斗争准备落到实处。

  坚持战斗力标准,必须从难从严加强军事训练

  习主席强调:“军事训练水平上不去,军事斗争准备就很难落到实处,部队战斗力也很难提高,战时必然吃大亏。”要求在全军形成大抓军事训练的鲜明导向,从实战需要出发,从难从严训练部队,着力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使部队都练就过硬的打赢本领。

  训练必须努力提高实战化水平。习主席强调:“从实战需要出发,从难从严训练部队,是提高部队实战化水平的根本途径。”我们看足球比赛,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假球。如果事先商量好了,谁赢谁输都安排好了,糊弄观众是可以的,但到时候同外国队真刀真枪就不堪一击了。习主席强调:“要坚决贯彻战训一致原则,进一步端正训风、演风、考风,坚决摒弃训为看、演为看等弄虚作假的训练恶习。”

  必须加强战斗精神培育。习主席指出,要加强战斗精神培育,现在我们的装备有了很大改善,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也发生了深刻变化,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决不能丢。要教育引导全军大力发扬我军大无畏的英雄气慨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保持旺盛革命热情和高昂战斗意志。同时,要探索形成战斗精神培育的长效机制。

  坚持战斗力标准,必须大力加强作风建设

  作风优劣决定战斗力强弱,面对长期和平环境和市场经济条件,必须把作风建设提高到重要地位。习主席强调,在长期实践中,我军培育和形成了一整套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把这些宝贵精神财富一代代传下去,关系军队建设全局。军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社会上一些不良风气在部队都会有所表现。如果我们不能及时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任其发展下去,就会自毁长城。习主席还特别强调:“和平时期,军队生活条件搞得好一些是可以的,但决不能把兵带娇气了。”他进一步要求,全军都要强化战斗队思想,强化官兵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的意识。

  以作风建设促进战斗力建设,就要把改进作风工作引向深入,贯彻到军队建设和管理每个环节,真正在求实、务实、落实上下功夫。要夯实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这个强军之基,坚持以纪律建设为核心,旗帜鲜明反对腐败、反对特权,坚决反对和纠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弄虚作假、奢侈浪费等问题,保持人民军队长期形成的良好形象。要注重纠正官兵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研究解决基层建设中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推动基层建设全面进步。

  坚持战斗力标准,必须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

  经过多年不懈努力,尤其在武器装备建设方面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我军已成为具有一定现代化水平并加快向信息化迈进的强大军队。但也必须看到,国防和军队建设面临诸多新的挑战,诸如,旧的系统正在打破,新的系统尚未形成,旧的矛盾和问题没有解决,新的矛盾和问题浮出水面。对此,习主席深刻指出:“国防和军队改革进入了攻坚期和深水区,要解决的大都是长期积累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推进起来确实不容易。只要全军统一意志,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国防和军队改革上升到党和国家的意志,根本目的就是要切实提高军队战斗力。

  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必须紧紧围绕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这一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着力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重点是解决制约战斗力发展的矛盾和障碍:一是深化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重点是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新型作战力量领导体制、武警部队指挥管理体制。二是优化军队规模结构,调整改善军兵种比例、官兵比例、部队与机关比例,减少非战斗机构和人员。依据不同方向安全需求和作战任务改革部队编成。加快新型作战力量建设。深化军队院校改革。三是推进军队政策制度调整改革。重点是军事人力资源政策制度、军费管理制度、军事法规制度体系。四是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在国家层面建立推动军民融合发展的统一领导、军地协调、需求对接、资源共享机制。(孙科佳 韩笑)

相关热词搜索:战斗力 国家安全 着眼 挑战 标准

上一篇:日本砂川事件:民众抗议美军扩大基地致上千人受伤
下一篇:武警河池支队严抓机关军事训练组织手枪射击(图)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